冰塊不冰

安安,尼豪,這裡冰塊w
目前...大學一年級。
日本團體嵐的粉絲w

大愛山組竹馬
最愛的智翔中無法選出最喜歡的一個

【山組/微竹馬】<一起吃冰淇淋吧?>


雖然從開始寫到完成的三天我也真的都有吃到冰淇淋(沒人想知道

其實原本只是跟朋友的對話然後延伸出來的
但基本上也真的很多都是對話XDD
所以像是吃的冰淇淋口味就不要介意那麼多了(喂
簡單的日常(ˊ*OWO*ˋ)

=======================分隔君======================
炎炎夏日,分明才5月初,然而卻已熱到讓人汗如雨下
嵐的團員們說好大家難得放假一起聚聚出去玩之類的,但也因為太陽太大而作罷
結果一群人就窩進了大野智的家裡,相葉一進屋就被二宮半拖半拉的進客廳打開80吋的大電視玩起了遊戲,翔君則去陽台接電話確認明天的行程,
大野跟松本則邊享受著空調邊喝著啤酒看著電視畫面聊起了一些最近的事物。

大野跟櫻井在交往是團員間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只要櫻井太過忙碌而稍微生病,其他人就會要求大野智好好的讓他休息一下,而這次也不例外。

「翔君近期是不是因為太忙而又忘記休息了?」
松本潤喝了一口酒問一旁的大野
「是呀,都想去扁他休息了」
大野智邊賭氣邊無奈地看向在陽台的櫻井

大概是喝了酒的關係,兩人開始說了玩笑話。
「那不如我們一同把他敲暈如何?」
「ふふふ,才不捨得敲暈他呢」
「也是~可能敲一敲頭更腫了!那就下迷藥~但不要太過頭」
「那可能後面會對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情吧,ふふふ」
「那大概會更累?」松本悻悻的挑了眉
「累一累才睡的好呀,雖然我也不敢啦,ふふ」大野無辜的笑了一下

沙發上喝醉酒的對話十分詭異到坐在地上玩遊戲的兩人幾乎玩不下去。
二宮略略皺眉,心中重複了無數次的『我聽不到』

「什麼?!現在是甚麼工口話題嗎?」相葉耐不住性子,放下搖桿轉頭加入了話題
「哪有甚麼工口話題」松本搖搖手中酒罐
「是嗎?那利達我也要,大概就是所謂的3P吧?」
相葉無視松本的話,自顧自的認真看著大野說出了驚人的話,剛喝下一口酒的松本差點噴出來,也讓在打BOSS的二宮瞬間定格
「相葉雅紀!!!你完蛋了!!!!你一定會被翔君趕出去!!」二宮惱羞的看著『Game over』的字樣,轉過身開始跟相葉打架起來
此時,隔著客廳跟陽台的玻璃窗門也打開了,櫻井一臉冷淡的走進室內,無視在場的四個人,走入廚房,拿了一杯涼水出來,坐在大野旁邊,在大野的視線中慢慢地道出一句話
「兄さん你最近禁止出入我家,相葉ちゃん你也一樣」
大家的對話,就算隔著一個門,他也都聽得一清二楚,不是很懂大白天的他們是在胡言亂語甚麼,默默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欸~翔醬不能這樣,我只是說說而已啦~」
「咦咦!?為甚麼!!」
對比大野一臉的委屈,雅紀則是一臉的無解
「因為你活該呀!!」二宮生氣的坐回原位,重新打剛剛的那關BOSS
「因為你想對翔君做些奇怪的事情,想當然翔君對你有所警戒囉」
松本一臉正色地說完並喝了口啤酒
「哪有,一起蓋被子純聊天睡覺耶」雅紀無辜的睜大眼撒了個沒啥作用的謊,
立馬收到在場的三雙白眼
『誰相信呀!!騙誰都行,你騙不了我們好嗎!!』

然而大野的神色還是一臉失落,松本見狀撞了下大野的肩膀
「利達,不行進翔君家門沒關係,那就直接在翔君要進家門前拐走就行了」
這下換櫻井差點噴水,而二宮險些被BOSS攻擊。
「欸~不行不行!!翔醬絕對會生氣的!!」大野思考了一下,還是反駁了這個提議
「好吧……反正我們原本也只是想讓翔君好好休息而已」
剛打贏BOSS的二宮馬上轉頭反駁「松潤你剛剛是在可惜甚麼!!」
翔君再度默默嘆氣。

中午時段,五個人歡樂的吃過了松本做的午餐。
雖然開著空調但還有點熱到有些受不了的大野從原本慵懶躺在沙發的姿勢坐起提議。
「要不要吃冰淇淋?」
「超想吃~」在廚房洗碗盤的松本回應著
「那我們去買冰淇淋吧~」大野起身,走入起居室拿錢包,順便套件薄外套跟一頂鴨舌帽出來
「好呀」松本從廚房走出來,拿著紙巾把手上的水珠擦乾
「相葉大概也要一個…..翔醬在我畫室看我新畫的圖…..等等再問看看,那NINO呢?」
大野轉頭看著坐在地上玩遊戲的二宮,以及在一旁側著身抵著二宮身子睡過去的相葉
「如果大叔你出錢的話,那就拜託啦~~」二宮頭也不抬一下,緊盯著螢幕,其實就只是怕弄醒最近也忙著拍戲而沒多休息的竹馬
「ふふふ,那倒是沒問題~」
「那就謝謝利達啦,我已經想吃冰淇淋很久了,可是就懶去買,是說我要抹茶口味的」完成偽裝的松本一如往常的帥氣,大野心中不禁讚嘆松本的魅力,雖然兩人現在的穿搭差不多,但穿在松本身上感覺就添加了99%的氣魄
「松潤可不能這麼懶哦~」

「咦?你們要出門嗎?」
看大野新畫的圖看的很過癮的櫻井從畫室走出來就看到大野跟松本的衣裝,猜想是不是要去買晚餐食材,雖然好像才剛吃完午餐沒多久……於是疑惑地詢問
「嗯,翔君要不要跟我們去買冰淇淋?」松本在玄關邊穿鞋子邊提起問題
「對呀~走啦~天氣好熱,我們去吃冰淇淋~」
不知何時竄到櫻井旁邊的大野,八字眉眉尾垂下,圓圓的麵包臉鼓起,擺出可憐兮兮的表情,兩手輕拉著櫻井的衣襬
「好啦,去就是了」
抵擋不了大野眼神的櫻井只好投降,穿上外套,戴個口罩走到玄關換鞋子
「ふふふ」大野走到櫻井旁,甚麼都不說的牽起手,並且揉了幾下,櫻井也不反抗,就任由大野對他的撒嬌
「那我們出門啦~」松本朝著在客廳的二宮揮手
「恩」二宮輕輕的出聲,小心翼翼的換個坐姿,讓相葉更好睡一些。

其實冰淇淋店離大野家不遠,就隔著一條街而已,所以他們決定三人就先在店內吃一吃,等吃完之後在幫二宮跟相葉外帶回去給他們。

「來,松潤的抹茶」大野遞給一支抹茶冰淇淋給在座位的松本
「呀!謝謝利達」松本接過冰淇淋,吃了一口「哦!!好吃!!」
「ふふふ~好吃吧~」大野笑著看吃的很開心的松本,然後轉頭看向櫻井
「那翔醬想吃甚麼口味的?香草呢?還是…….」大野慢慢傾身,靠近櫻井的耳邊輕聲說完後面的話「…..吃我呢?」
「……..我就香草的就好了」桌面下,櫻井打了下大野的手,隨後也把對方的手反握在自己的手心
看著放閃過程進行式的松潤,默默戴上了墨鏡
「……咳!!拒絕閃光你我做起,所以你們在幹甚麼?」
櫻井鬆開了大野的手,讓他去點餐,而自己一臉正直的回應松本
「沒幹甚麼呀」附帶了一個完美微笑
『….』松本一臉生無可臉的眼神看向走向這桌的自家利達
可能感受到松本哀怨的視線,大野看向櫻井的完美笑容,大野不禁笑了一下
「ふふふ,來翔君的冰淇淋」
大野遞上香草冰淇淋,同時也不忘細心叮嚀櫻井不要沾到衣服上

這對閃光的畫面太過刺眼,松本低下頭按了按自己的眼睛,暗暗痛罵自己為甚麼要跟來受這種酷刑
「…..『日本天團-嵐成員公然在大街上放閃』是可行的嗎?」松本忿忿不平的舔著手中冰淇淋看向自家兩位兄長
「難得翔醬休息嘛,而且早上松潤你不也說了嗎?要我多照顧翔醬,那現在不照顧一下怎麼行?」大野反常地說出一連串話,還清清楚楚的傳進松本耳裡

正當松本無奈嘆氣之際,又看到自家利達偷親櫻井的臉頰,櫻井措手不及的鬆了手讓才挖了一匙的香草冰淇淋掉落在地面,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松本心底決定之後買個強化玻璃做的墨鏡隨身帶在身上,不然大概要去看很多次的眼科了。

「兄さん.....」櫻井一臉的哀怨,表示自己內心的不開心
「對不起嘛~看翔君吃的那麼可愛就一時沒忍住」大野無辜笑著對櫻井解釋
聽到大野的解釋,櫻井稍稍被頭髮遮著的雙耳,在雙眼能見的速度染上了紅色
「ふふ~我再幫你買一個吧」大野捏了捏因櫻井抿嘴而鼓起的臉頰
櫻井撥開大野的手,大眼睛轉了轉,雙手托腮思考,隨後笑著回應大野
「不然兄さん你餵我你手上的吧」
大野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巧克力冰淇淋,抬起頭一臉正經
「用嘴巴餵你嗎?ふふ」
不到一秒,櫻井的臉完全漲紅,嘴巴開開合合說不出一個單音
「唔....那還是算了..」等稍微冷靜一下後才東張西望的說
這一連串的畫面由於太過可愛,大野偷偷的拿出手機錄了下來,還不忘偷拍幾張相片收藏進自己個人的雲端裡
「ふふふふ,不逗你了,來張嘴~」
大野軟軟笑著遞了一匙巧克力冰淇淋,櫻井也順從的張開嘴讓大野餵食

『。。。。』
松本幾乎受不了眼前畫面,墨鏡遭到爆擊壞了,所以眼睛正面的迎接傷害,他覺得人生受到滿滿的惡意。
看看時間,覺得他們出來也有段時間了,於是他緩緩出聲制止面前甜蜜蜜的兩人
「利達、翔君......我們該走囉....」無動於衷。『…….好樣的,居然不理我』
「喂!!」松本大喊一聲,讓兩人受驚嚇的轉向他
「ふふ,松潤怎麼了?也想吃看看巧克力冰淇淋嗎?」
大野無辜地歪頭把自己的冰淇淋遞過去,而櫻井則是含著湯匙不解地望著松本
「….你留著給翔君吃吧,是說你們快吃啦,我眼睛都快瞎了!!而且我們也該回去了!!」

而另一邊在家的竹馬,真的安分的顧家嗎?這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大野一行人回到家時,兩人都在沙發上,相葉坐著看著電視,而二宮則是把頭枕在相葉的大腿躺在沙發上睡覺,還順勢換了一套衣服。

夢境【小短文】

大野智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一個奇怪又好笑的夢。

休息室哩,在等待錄影的期間,大野坐在自己位子上,每每想到夢就會「ふふふ」的笑,雖然聲音不大,但也引起了團員們的注意
「大醬心情很好呢,是有甚麼好事發生嗎?」相葉放下劇本忍不住抬頭好奇問
而大野卻像聽不到一樣,依舊「ふふふ」的笑,團員互看一眼,完全不知道他們家的隊長發生了甚麼
「大叔你很噁心死了!!」二宮按下手中遊戲的暫停鍵,一掌就往大野的頭上巴下氣,雖然力氣不大,但也讓大野清醒了過來
「好痛…..」大野抓了抓頭,無辜地看著二宮
櫻井走到大野身旁,揉了揉大野被打疼的腦袋,一邊心疼一邊重問了一次相葉剛剛問的問題
「尼桑,是遇到甚麼有趣的事嗎?」
「唔…..」大野想了想便搖了搖頭「其實也沒什麼啦」
正當櫻井跟相葉想繼續追問下去時,一陣敲門聲響起,隨即一個AD推門而入說道
『嵐的各位要準備錄影囉』
大家隨即回應後,AD就關上了門離開
休息室陷入了沉默…..
「我們先去錄影吧,結束之後再問吧」松本潤先行說道

那是個很奇怪的夢。
夢裡,大野一直在走,毫無目的一樣的一直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他聽到一些細微的聲音,雖然很小聲,但他很確定那是他團員們的聲音,從走路轉而跑步,他想確認是不是如他所想的,然而…
「放棄吧!!!看我的!!!螺旋丸!!!」櫻井激動的說著,手裡出現了一些氣流?
「哼!!你想的美!!千鳥!!」松本潤不閃躲,正面與櫻井對決,手裡出現閃電?
『……』大野智一臉朦逼。
到底發生甚麼才能讓這兩個人學會火影忍者招式的…..
大野再看看周圍,發現相葉跟二宮正操作著搖桿…看來是在操控那兩人呢….
大野想了想,默默搬出爆米花出來看戲…

『這種夢,大概說出來會被他們笑吧,嘛…算了,沒關係,讓他們開心笑笑也好』
這樣想著的大野,走出了休息室。

--------------------------------=====--------------------------------------
其實這原本是我夢到室友的夢
室友A在螺旋丸
室友B在千鳥
然後兩個在那邊打架(滿頭問號

結果室友C在旁邊吃爆米花
(冰塊問號.jpg)

雖然很逼,但是畫面真的太好笑
醒來看到室友就開始狂笑

【室友:你又吃錯藥了嗎】

好啦,所以我就改編了(啾咪

最近很少畫圖了(其實就是懶(X


是說新單裡的<Treasure of life>好好聽QWQQ

五個人的聲音都好溫柔QWQ


這其實是送給自己已經過了兩個禮拜的生日圖(抹臉
* 動作有參照

#寶寶跟壁咚還在緩慢進行中

最近畫圖的機會多了,大概是太閒了(?)
下次把這圖畫成彩圖後,再來想個短文好了
(畫完就不知道什麼時候了((被打

怎樣的短文類型,就順奇自然呗~
想短文的期間,可能會先把大寶寶們畫完~

兔子大寶寶(゜∀゜ノノ゛☆'(?

睡覺前在想,好想要一個玩偶
就嚕了個兔子,嚕完後心滿意足的睡覺

然後依舊欠著別人的圖(欸你
好啦,下午嚕草圖

是說大寶寶想各畫出五個人說( ゚∀゚) ノ
如果有時間想全部嚕出來((

好哦~
久違的撇個圖XD

這次撇個竹馬
不過草圖是去年的(欸你
最近心累,舔舔竹馬安慰自己qwqq

風組部份XDDD
辛苦潤潤了w

是說Aiba醬不要搶蛋糕啦

翔醬生日快樂~
蛋糕好吃嗎XDD

我私心萌自己(喂
嗚嗚,我也要小大餵我吃蛋糕qwqq

竹馬祝大家聖誕快樂!!




我去當個邊緣人,自己過聖誕節qwqq